广东全面实施这项工作,教师从“学校人”变成“系统人”

  开学首日,援藏归来的佛山市禅城区环湖小学副校长李霞到南海区大沥镇泌冲小学履新,并开展别样的“开学第一课”活动,向学生讲述亲历的援藏故事。以李霞为代表的佛山首批100名优秀校长和教师,正式奔赴交流学校,开启区域优质教育资源的“大循环”。

  教师是教育发展的关键力量。优秀校长和教师从“学校人”变成全市基础教育的“系统人”,是优质教育资源向相对薄弱区域倾斜延伸的新探索。

  10年来,广东以实施“强师工程”为抓手,着力破解制约教师队伍建设的突出问题,推出“县管校聘”、挖潜创新加强中小学教职工管理和深化评价改革等一系列改革措施,激活教师队伍“一池春水”,努力打造一支高素质专业化创新型教师队伍。

  推动区域优秀教师“大循环”

  推动教育均衡优质发展,关键在教师。

  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广东优质中小学教师资源配置不均衡问题逐渐凸显,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学校教育教学质量提升,也影响教师工作积极性,制约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

  2017年12月,广东出台《关于推进中小学教师“县管校聘”管理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破解教师交流轮岗管理体制机制上的阻碍,实现县域内教师由“学校人”向“系统人”转变,有效促进教师队伍合理有序流动,推进城乡教师队伍一体化发展。

  通过推进中小学教师队伍县(区)域内统管统用、合理配置,实现教师由“学校人”向“系统人”转变,大力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县管校聘”改革应声落地,区域优秀教师开始流动起来。

  作为全省第一个以市为单位全面开展“县管校聘”改革的地区、教育部批准的第二批义务教育学校教师“县管校聘”管理改革国家级示范区,2016年4月韶关市率先开展“县管校聘”改革试点工作。

  一年后,韶关义务教育学校参与交流轮岗校长132人、教师2020人,教师交流比例达7.2%。“县管校聘”改革推动编制使用效率进一步提高,当时韶关公开招聘教师825人,比上一年多招录119人。

  刘光雄是“县管校聘”改革的见证者和亲历者。韶关出台公办教师“县管校聘”管理改革后,他主动请缨到乡村小学担任教师,负责信息技术学科教学。从城区名师到山区教师,他不仅带来了创新的教学方式和理念,也为这个曾经教育基础薄弱的村小注入更多生机活力。

  “县域内公办义务教育学校校长教师定期交流轮岗制度进一步完善。”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表示,全省深入推进中小学教师“县管校聘”改革以来,约60.8万名教师参加竞聘,有18.42万名校长教师参与交流轮岗,其中县级以上骨干教师占27.95%。

  火车快不快,全靠车头带。广东有更多优秀校长、教师正在向农村学校或教育基础薄弱学校有序流动。

  在梅州,中小学教师每3年要进行一次岗位竞聘,越来越多教师在新学年开学第一周通过转岗走上新的学校和岗位,主动挑起重担,认真做好教学工作,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在佛山,名校长名教师发挥辐射带动作用,逐步缩小区域、城乡、校际、群体之间的教育差距,教师不再偏安一隅,工作积极性主动性被激发出来。

  “从教34年,我一直有个教育梦想,就是将学校建设成孩子们的乐园、家园。”李霞充满期待,希望能为更好地促进教育公平、优质均衡和高质量发展贡献力量。

  优化编制管理 扩大人才“蓄水池”

  激活教师队伍“棋盘”,既要实现存量“大循环”,也要充分挖掘“新增量”。

  广州市白云区为解决学前教育发展问题,在教学单位总编制内灵活调配补充幼儿园教师编制,并建立动态补充机制,面向社会招聘多名在编幼儿园教师,有效推动学前教育优质均衡发展。

  近年来,广东出台系列政策文件落实城乡统一教职工编制标准要求、推进挖潜创新加强教职工管理——

  探索全省中小学教职工编制实行单列管理、专编专用,建立中小学教职工编制统筹调剂基本制度,落实地方事业编制控编基数动态调整;

  有针对性地完善面向公共教育服务短板和改革急需的编制保障办法,要求对年级学生数达不到标准班额的乡村小学、教学点按照每个教学班配备2.4名教职工的标准核定编制,明确适应普通高中新课程改革和高考综合改革选课走班教学的需要可结合实际适当上浮标准核定教职工编制;

  2021年一次性下达省级统筹周转空编控制基数,一体推进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义务教育结构调整的编制资源配套和中小学教职工编制全面达标……

  三年前,青年教师林小恋决定留在湛江市徐闻县和安镇北莉小学教书,在这个距离县城近70公里的边远小海岛上,继续完成自己的乡村教师梦,但由于学校缺编,她在较长时间内未能获得聘用为学校在编教师的机会,对自己的前途感到忧虑。正是得益于近年挖潜创新编制政策的支持,徐闻县及时为学校调剂补充了编制,林小恋经程序被聘为学校在编教师。“我终于留在了自己心仪的学校!”她说。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广东实施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和定期注册制度改革,扎实推进港澳台居民在内地(大陆)申请中小学教师资格的政策落地见效。自2016年以来,全省通过国家教师资格考试认定中小学教师资格人数45.2万人,其中港澳台人员201人,120多万在职中小学教师完成首次教师资格定期注册。

  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介绍,广东加快推进师范毕业生免试认定教师资格改革,2021年共有431名教育类研究生及公费师范生通过师范生职业能力测试,其中335名当年通过教师资格认定,进一步提升了高等院校培养中小学教师的质量和教师队伍整体素质。

  “破五唯”为人才成长松绑

  “新职称改革,让一线尤其是薄弱地区教师看到了希望,有了盼头。”湛江市名校长工作室主持人陈玉娟发现,职称改革突出考核教师师德素养、工作绩效等与岗位要求的匹配度,有效带动了学校教研能力提升。

  深化职称评审改革,为教师成长“松绑”,充分激发教师队伍发展活力。广东建立健全了分级管理服务机制,不断优化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和评价标准。

  近年来,广东启动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对不同职级申报的条件要求有增、有减。最大的改革变化是,中小学教师都可以申报正高级职称,而此前除广州、深圳、佛山三个改革试点城市外,中学老师最高只能申请到副高职称(高级教师),小学老师最高只能申请到中级职称(小学高级教师)。

  正高级教师职称评审权下放至广州、深圳,副高级及以下职称评审权则分别下放至各地级以上市。职称评审权的下放,不仅进一步打通了中小学教师的职业发展通道,也推动中小学教师社会地位和专业能力的不断提高。

  广东梅县东山中学教师陈庆中认为,职称评审权下放至各市和县区后,评审效率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如今,评委随机抽取,听课和审材料的评委也不同,大大提升了职称评审的公平性。”

  “全省新增中小学高级教师约6万人,基本解决了长期存在的‘评而未聘’问题。”有观察人士指出,影响更为深远的是,职称改革优化了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和评价标准,加快破除教师评价“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瘴痼疾。

  在“放管服”改革中,广东向高校下放教师职称评审权,做好高校教师职称评审事中事后监管,指导高校完善评审标准,健全评审程序。

  华南师范大学对青年人才要求晋升高一级职称,至少须有一年担任辅导员、班主任等工作经历,侧重考核其一线工作经验,引导青年潜心教书育人。

  广州城建职业学院不唯文凭看技能,不唯论文看实绩,不论资历看贡献,进行教师职称评聘制度改革和建立特聘职务制度,引导广大教师将主要精力放在立德树人、培养学生工匠精神、提高学生技能水平的奋斗上。学校老师李佛君因指导学生获团中央等单位主办的第十二届“挑战杯”中国大学生创业计划竞赛全国决赛金奖,被破格晋升为教授。

  广东工业大学则根据不同类型人员岗位特点,设置了常规申报、破格申报、教学型高级职称申报、初中级认定、委托校外送审等多种晋升方式,为不同类型人员职称发展畅通了渠道。

  广东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的教师谢光强从教10多年,基于在教学方面和立德树人方面作出的突出贡献,他在2019年评上了教授职称。“学校不再简单以论文、项目作为职称评审的单一指标,新增‘教学型’类别,激励我在教学改革和高水平创新人才培养之路上勇毅笃行。”他说。

  唯改革者胜。广东教师队伍建设改革永远在路上,将进一步为教育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为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奠定坚实的基础。

  ■数读

  全面推进县域内公办义务教育学校教师、校长定期交流轮岗,2018年推进中小学教师“县管校聘”改革以来,全省约60.8万名教师参加竞聘,有18.42万名校长教师参与交流轮岗,其中县级以上骨干教师占27.95%。

  实施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和定期注册制度改革,扎实推进港澳台居民在内地(大陆)申请中小学教师资格的政策落地见效。自2016年以来,全省通过国家教师资格考试认定中小学教师资格人数45.2万人,其中港澳台人员201人,120多万在职中小学教师完成首次教师资格定期注册。

  推进师范毕业生免试认定教师资格改革,2021年共有431名教育类研究生及公费师范生通过师范生职业能力测试,其中335名当年通过教师资格认定。

  2016年全面实施职称制度改革以来,新增中小学高级教师约6万人。

责任编辑:Dotty